抱歉我还是有点想看TM/Shaw…

在薛定谔的世界里,肖根是HE

Rhaw Shooter:

当Shaw从Reese的表情中阅读出Root的死讯时,她看起来并不悲伤,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这完全是因为二轴吗?或许有一部分原因,但另一部分原因或许是,她回想起了不久之前和Root的对话。




Root说,根据薛定谔的理论,宇宙不是由物质组成,而是由形组成。形,没有稳定可言,也就是说真实世界本质上也不过是一场模拟。即便她们不是真实的,也代表一种变数,好像一根小手指在无限中描一根线,一个形。


现在,由物质组成的Root死了,由物质组成的Shaw还活着,但七千余次模拟已经剥离了她的现实感。


能让Shaw回到现实的Root不再存在,她永远无法摆脱自己身处模拟的认知。而在模拟中,Root还活着。很快Shaw就会知道,Root在这场模拟中的形是ASI上帝。或许就在Reese向她微微摇头的同时,耳中的通讯器里已经传来Root的声音。


对于包括Reese和Finch在内的普通人来说,那是选择了Root声音的TM,而对于迷失在模拟中的Shaw而言,那就是Root。


从现在起请叫我强行HE小天使,谢谢。


根:我想这或许能让你感觉好点。


肖:你是认真的吗?这是要安慰我?


根:没错。而且,亲爱的,你有很好的形。


肖:我向上帝发誓,你永远挑最尴尬的时机调情。


根:我知道。

评论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