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还是有点想看TM/Shaw…

【All in 1】八个月之后

转发存档


Rhaw Shooter:



Root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花了几秒钟适应光线。她的正前方有一面镜墙,反射出她自己眼下绝算不上美妙的处境:左腿小腿的弹洞在汩汩流血,以及全身上下无数的擦伤,双手被束线带绑在椅子上,独自一人坐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中央。




一个声音从镜墙后面传到Root耳中:”亲爱的Samantha,很高兴看到你苏醒过来。”




是Greer的声音。Root对自己耸了耸肩,这个事实并不令人意外,不过是再次证实了她之前关于自己落入敌手的猜想。




“Samaritan不敢让你跟我面对面吗,Greer?”Root用她一贯的调笑语气看着镜墙说道,“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




“如果这种想法能够愉悦到你的话,我并不反对。”镜墙那头的Greer语气平稳,显然并没有被激怒,甚至隐含了一丝笑意,“事实是,Samaritan认为,此刻你也许更愿意见到另一个人。”




Root的心跳骤然加快了许多,但还能保持面上的镇定,她微笑着,努力不让自己的话语中露出颤音:“而那个人是?”




“如你所愿。”




随着Greer饱含深意的话音落定,Root的视线落在镜墙侧面的门上。




Finch紧张地盯着眼前的屏幕。他看到门上的把手被扭动,随后门被人不耐烦地用力推开,再然后,一个活生生的Shaw走了进去。




“上帝啊!”在再三确认眼睛没有欺骗自己之后,Finch惊呼,“Shaw还活着!John你们能听到吗?Ms.Shaw还活着!”




Reese无声地挥了下拳头抒发自己的激动,然后克制地用一贯的低沉声音说道:“是的Finch,我们能听见,Shaw还活着。顺便提一句,我建议你尝试控制一下自己的音量。”




“请原谅我的激动,”Finch深吸一口气恢复了自己惯常的冷静,“Root,你是对的,请接受我的歉意和敬意。以及,我必须提醒你,你需要首先确认Ms.Shaw目前的状况。”




“你看起来糟透了,Root。”Shaw拎着一个急救医药箱,面无表情地走到她身前,用嫌弃的声音说道。




“听起来像是我们认识的那个Shaw.”Fusco评论道。




“尽管我很倾向于同意你,Detective Fusco,但是请忽略他的评论,Ms. Groves,考虑到Samaritan的可怕能力。让我们按原定计划行事。”Finch平稳如常的语调表明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




Root用贪婪的目光注视着面前人,她不知道自己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个世纪?才找回思考与说话的能力。




“嗨,亲爱的,想我了吗?”Root努力维持着自己在Shaw面前的专有表情,调笑着问候,但是她向来甜美的声音却因为清晰可闻的颤抖而显得喑哑了许多。




Shaw翻了个白眼,抬手有些粗鲁地用拇指抹去Root眼角可疑的晶莹液体:“是的,是的,我还活着,所以不用哭了。”




Root欣慰地笑起来,愉快地决定将第一个“是的”当作是Shaw对自己问题的回应。她仰起脸贴向Shaw的掌心,试图更多地体验她的温度。




“指纹验证无误,瞳孔验证无误。”Finch盯着屏幕说道,“Ms.Groves,接下来最艰难的验证部分只能靠你自己了。”




“你需要止血。”Shaw很快便抽回手,低头打开医药箱:“坐好。”




“我看起来没有别的选择,不是吗?”Root用视线所到处向她示意自己因为绑缚和伤势而不良于行的现状。




Shaw皱了皱眉,从医药箱中取出一把手术刀,割断了绑着Root的束线带。然后一言不发地继续自己单膝跪着为Root治伤的动作。




“有意思。”Finch若有所思地盯着屏幕里Shaw的动作,“Samaritan没有禁止Ms.Shaw接触利器,并且她有权力为Ms. Groves解除禁锢。”




“我不喜欢你的暗示,Finch。”Reese皱眉道。




“我也不喜欢。”Fusco赞同道。




“我没有暗示任何事情,先生们。”Finch为自己辩护道,“我只是在提醒Ms.Groves小心一些,因为我们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




Root揉了揉恢复自由的双手,看向低头专心为自己治疗腿伤的Shaw:“看来Samaritan很放心你。”




“而你好像并不惊讶。”Shaw没有抬头。




“实话说,我不在乎。只要你还活着就够了。”Root微笑起来,用充满宠溺的目光看着面前人。




“精彩的回答。”一道女声评论道。




“Zoe,是你吗?”Reese狐疑地问道。




“是的,Mr.Reese.”Finch代为回答,“Ms.Morgan就在我身旁。”




“嗨,John,”Zoe Morgan补充,“显然Finch认为你们这次行动需要一个既认识Shaw又能保持客观态度的女性帮忙。”




“但是你不了解Root。”Reese沉声道,“相信我,她刚刚说的是真心话。”




“而这就是最精彩的部分。”Zoe挑了挑眉,“我想我开始喜欢上这女孩了。”




“那你得先和Shaw决斗,在我们把她给弄出来之后。”刚保持了一会儿安静的Fusco忍不住评论道。




Root仰头对着墙角的摄像头说道:“嗨,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不过我想我必须得向你说声谢谢,让我能活着看见Shaw也活着。”




Shaw手中的动作停了一瞬。




“如果我是你,也许不会这么早说谢谢。”Shaw说道,手中的动作恢复正常,“显然Samaritan认为,比起杀了你,有更加彻底的方式摧毁The Machine和她的交互界面。”




Root花了半秒钟回忆自己上一次无法不折不扣执行The Machine指令的原因,然后抬头看看摄像头,又转向镜墙,微笑着说道,“用Shaw来摧毁我对The Machine的信仰吗?这主意真可爱。”




“我钦佩你卓越的洞察力,Ms. Groves,”Greer的声音透过镜墙传来,“那么你认为这个主意会成功吗?”




“这可是个困难的问题。不过谁知道呢?”Root耸耸肩,看回仍在低头专心为自己包扎伤口的Shaw,然后不自觉地轻轻“嘶”了一口气——Shaw原本稳定而轻柔的双手在那一刻重重按上了她的伤口。




Root一时分不清这是Shaw失控的表现还是她有意的警告,直到后者抬头看着她:“不要让我面上无光,Root。”




这句话唤起Root当初从楼上扔下一根能量棒给Shaw当早餐的美好回忆,让她轻咬着嘴唇微笑起来:“我会尽力的,毕竟你是我现在没有被绑起来的唯一原因。”




“你知道就好。”Shaw冷冷道。她在此时完成了对Root腿伤的处理,站起身来,然后抬头看向墙角的摄像头说道:“嘿,她身上的伤势治疗需要一点隐私空间,让那个褶子怪和他的跟班从镜墙后面滚开。”




“不管你们怎么看,但这绝对是我认识的Shaw。”Fusco评论。




“也是我认识的。”Reese和Zoe同声赞同道。




Root顺着Shaw的视线扭头看过去,摄像头上的红点依旧有规律地一闪一灭,没有任何变化。




Shaw的声音里增添了怒气:“你要我合作。我展现了我的诚意,现在轮到你了。”




过了片刻,Greer的声音从镜墙后传来:“没有必要生气,亲爱的Sameen,如你所愿。”




“也就是说,Ms.Shaw并不听令于Greer,但是她和Samaritan之间存在着某种合作关系。”Finch若有所思道。




“是的,我们都听到了,Finch,有什么新消息吗?”Fusco的声音,有点不耐烦。




“Shaw很清楚Greer的离开并不代表Samaritan无法继续监控她们。”Finch冷静地说道。




Reese紧接着他的话语说了下去:“所以她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因为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情人可以察觉异常,而Samaritan却不能。”




“亲密的女孩们之间总有自己独特的交流方式。”Zoe补充道,“而且,如果说错了请纠正我,在我看来这两位女士之间的关系也许远不止亲密。”




“不错的观察能力,Zoe。”Reese笑道。




“现在我知道Finch为什么请你来了,Ms.Morgan。”Fusco由衷地赞叹。




“Ms.Groves,你听到大家的话了。”Finch有些窘迫地为这轮评论收尾。




Shaw怒气冲冲地盯着摄像头,过了好几秒钟,她绷紧着随时要爆发的身体才稍稍放松下来,向着摄像头的方向,抬手并起食指和中指点了下前额致意:“谢了。”




“他们走了。”Shaw对Root说道。




“终于,女孩们之间总算有了点谈话的空间。”Root微笑着,费力地撑起扶手试图站起来,她并没有错过Shaw刚刚侧耳倾听的一幕,只是决定现在不是提起的好时机。




她的动作让Shaw皱眉,但还是不自觉地走上前拉了Root一把,好让她的双手能够搭上自己获得依靠:“我把你从证交所救出来不是为了让你把自己送进虎口,还弄得这样狼狈。”




“说起这件事,亲爱的,”Root甜美的微笑后面隐藏了一丝让Shaw感到危险的气息,“你不觉得有什么需要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Shaw忍不住再度翻了个白眼,“当时Reese半死不活,你受了伤而且没有子弹,Finch不能死,只有我可以去按电梯按钮。”




“确认Ms.Shaw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人,她没有变!”Finch激动地说道,“Root,我重复一遍,确认Shaw没有变!”




“为什么?”Zoe疑惑地问道,“并不是怀疑Shaw,事实上我之前已经确信她还是我认识的同一个Shaw。但Finch,恕我直言,你不应该只因为她说你不能死就放弃怀疑。”




“因为她没有提到我。”Fusco叹息着解答了Zoe的疑惑,“说真的,Finch,我真是佩服你的冷静,或者说,冷酷。”




“Fusco的身份至今没有暴露。”Reese替Zoe解答了她接下来的疑问,“另外,Shaw救过我们所有人的命,包括Fusco唯一的儿子Lee。”




Zoe看了一眼Finch,明白了Fusco对他隐隐不满的原因:“Root呢?”




“她们彼此都救过对方,很多次。”Finch平静地说道,“Detective Fusco,如果冷酷可以成功解救Ms. Shaw,我并不介意给你这样的印象。而Samantha,我知道Ms.Shaw对你有多重要,所以请将这句话当作一个过来人对你的忠告:疯狂也许可以让你找到她,但只有冷静可以帮你救出她。”




“你知道我不是在说那个该死的按钮。”Root语气中危险的气息变得浓厚,“你习惯保护别人而不是被保护,我不能接受,但是我能理解。我不理解的是那个吻。”




“啊哈!”Zoe简直不能掩饰自己的赞赏,“我绝对喜欢这个女孩,漂亮的进攻,Root!”




Root的眼神让Shaw感觉到一种叫做“慌乱”的陌生情绪,她移开双眼避开与Root对视:“不过是想让你闭嘴别拦着我。”




“狼狈而又漏洞百出的防守。”Zoe评论道。




“需要我给你递一桶爆米花吗,Ms.Morgan?”Finch用不能苟同的眼神看向她。




Reese干咳了一声:“Zoe,严格来说我们正在执行一项非常危险并且至关重要的任务。”




“对不起,但是你们没有看到Shaw的精彩表情。”




“相信我,Ms.Morgan,”Fusco笑嘻嘻的声音传来,“我们见过更精彩的。”




“你有很多种方式做到这一点,Sameen.”Root扬起嘴角,抬手将她侧过一旁的脸庞正回来面对自己,“开枪射我,或者挥拳打晕我。这些你都试过而且很有效,不是吗?”




“特别的品味。”Zoe评论道,“不过放在Shaw身上丝毫不奇怪。”




“Ms.Morgan,这些评论并不有助于我们的行动。”Finch僵硬地说道。




瞥了一眼Finch在铁青与窘迫之间变幻的脸色之后,Zoe让步了:“好吧,我会尝试保持安静的。”




Shaw这回没有避开Root的目光,而是直直看了她几秒钟,然后用最嘲讽的语气说道:“你现在还没死的唯一原因是Samaritan要更加彻底地摧毁你和你的上帝,而你此刻最关心的问题是那个该死的吻?”




“非常好,Ms.Groves,Ms. Shaw已经发现了你眼睛里的秘密。”Finch说道,“接下来我们需要知道那里的部署。”




“我到现在还没死的唯一原因是我需要一个答案,Sameen。”Root轻轻说道,声音里不再有任何调笑的成分,“我需要知道你是否还活着。”




Shaw沉默了下来,也许她应该说点什么?比如“嘿,瞧,我还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之类?她实在不擅长应对眼前这种局面。




“现在你知道答案了。”最终她硬邦邦地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恨不得想把这句话再吞回去,因为这好像是在说“现在你知道答案了,可以去死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Shaw刚想开口解释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但是Root已经微笑着抢先说道,语气又恢复了她惯常的调笑,“不过为什么Samaritan认为可以用你来彻底摧毁我?”




“是褶子怪的主意,Samaritan只是没有反对。”Shaw顾左右而言他。




“我想也是,Samaritan在这方面还只是个孩子。”Root表示赞同,“尽管立场不同,但我不得不说Greer的计划很高明。”




“告诉我你只是在开玩笑。”Shaw反手用力抓住Root,认真说道,“这样说很惊悚,但我认识的那个Root,没有任何事可以动摇她对The Machine的信仰。”




“我没有开玩笑。”Root平静地说道,抬手拂开长发,侧头让Shaw看清自己右耳后侧。




Shaw看见一道刚愈合不久的新疤痕,探手摸过去,指尖的触感让她心里咯噔一下:“你取出了人工耳蜗?”




“所以你最好对我的左耳说话,”Root向她微笑。




“你不再做The Machine的交互界面了?”Shaw花了点时间消化这个信息。




Root耸耸肩:“只是给彼此一点空间冷静一下。”




“其他人呢?”




“我猜应该依旧是无聊老三样吧,救救号码,突突膝盖,躲躲Samaritan什么的。”




“所以你是独自一人闯到这里来,没有任何后援?”




Root的耸肩默认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点燃了Shaw的怒火。她还记得面前人受了重伤,勉力控制住自己没有动手,但声音里的咬牙切齿已经清晰可闻:“我记得有人曾经说过,行动之前先想想喜欢你的人会为你感到害怕?”




“容我自我辩护一句,当时我的第一要务是确定你的生死,而不是我的。”Root下意识地回到,随即她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你说什么?”




Shaw也在此刻意识到自己刚刚说出了一个什么样的词,别扭地转过头去:“我什么都没说。”




Root努力克制住心中的喜悦,再次将Shaw的脸庞轻柔却不容置疑地转过来面对自己,温柔地说道:“亲爱的Sameen,想知道为什么你可以摧毁我吗?”




Shaw僵硬地看着她,发现自己无法将“不想”两个字说出口。




Root微笑着在心里决定这是最后的考验。她缓缓地将自己的双唇向Shaw靠近,看着她的眼睛:“那么让我们来寻找答案吧。”




而Shaw并没有让她失望,在僵硬了一瞬后,立刻拿回了主动权,欺身重重地吻上了Root的双唇。Root下意识地闭上眼,双臂紧紧缠绕住Shaw的脖颈,任她在自己的唇齿间为所欲为。就一小会儿,她对自己许诺,就放纵这一小会儿,她需要真真切切地感受到Shaw还活着,她需要这个事实让自己安心将过去数个月的疯狂收回枷笼。




就像自己第一次吻上对方时一样,Shaw能够清楚地感受到Root整个人在那一刻的瞬间软化。干得漂亮,Shaw在心里默默表扬自己,只有在这个时候Root才会毫无抵抗能力,不知不觉被她放回椅中乖乖坐好。




“我到达指定位置了,Finch。”Reese的声音。




“我也到达了。”Fusco的声音。




“请原地待命,先生们。”Finch冷静地说道,“Ms.Groves发出了暂缓行动的信号。”




“什么?”Fusco的声音。




“为什么?”Reese的声音。




“请耐心一些,先生们。”Finch努力控制自己的焦虑,“相信Ms.Groves会很快给我们一个解释。”




Root的心脏功能自从被Control折磨逼供后就不太好,Shaw记得这一点,所以在指尖感受到Root颈间的脉动急促到一个令人不安的频率时,她用轻柔的力道示意对方,是时候结束这个激烈而绵长的吻了。




Root顺从地与她分开唇齿间的纠缠,但并没有松开环绕在Shaw脖颈间的双臂放她起身。




“这是什么?”Root盯着她的双眼问道,指尖轻轻摩挲着Shaw脑后一个并不明显的小小凸起。




该死。Shaw在心中诅咒了一句,她还以为自己刚才很清醒。




“没什么。”避开Root的眼神,她咕哝了一句。




“Sameen!”Root的语气中充满警告,“你知道早晚要告诉我。”




“我会告诉你。”Shaw瞪着她,“在你的心跳恢复正常之后。”




“多么贴心。”Root嘲讽地微笑,并没有放开双臂,而Shaw也没有试图挣脱,一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一手仍紧贴着Root的颈间默数她的脉动。




两个人就保持这样的姿势相互瞪着对方,直到Root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Shaw才拿开贴在她颈间的右手,同时说道:“你可以放开我了。”




“你先告诉我那是什么。”




“一个能让我站起来的小玩意儿,证交所那次有颗子弹伤到了我的脊椎神经。”Shaw用不在意的口气回答,“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Root,记得我们在枫叶镇的发现吗?”Reese说道,心头涌起不好的预感。




Root手上不由自主加重力气,将Shaw的脖颈缠绕得更紧:“在你把实话说完之前,不放。”




“好吧,好吧,我会原原本本告诉你。”Shaw让步了,“但你真的得先放开我,这个姿势并不有利于你和我进行一场严肃的谈话。”




Root愣了一下,终于发现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而Shaw的呼吸依然粗重。




她抿嘴微笑,终于松手放开Shaw,心里企盼自己脸上没有出现明显的红晕。




“拉我起来。”她向Shaw伸出手。




Shaw不禁再度翻了个白眼,但还是依言而行,并且在Root起身后不用她继续开口,就自动转过身撩起脑后的长发,任其检视。




满意于Shaw的识趣,Root轻轻吻了下她的耳后:“现在开始坦白,全部。”




Shaw不经意地颤栗了一下,随即用极快的语速平静叙述:“这是我和Samaritan之间的交易。他让我能够重新站起来,我容许他拿我当小白鼠研究人类大脑与行为之间的联系。当然,在我和他的合作结束之前,这块芯片还有一个类似于电子脚环的功能,半径五十英尺的自由活动范围。相信我,搞清这个私人监狱大小的方式绝不令人愉悦,即便是对我而言。”




“我相信。”Root审视着眼前那一小块凸起,紧闭双唇咬紧了牙根。她一直没有提起,不代表她没有注意到,Shaw比起记忆中的样子清瘦了许多。




“Ms.Groves,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Finch说道,“好消息是我已经研究过你们在枫叶镇拿回来的芯片,有办法解除其监禁功能和切断信息传输通道。坏消息是我无法在不惊动Samaritan的情况下做到这一切。”




“你知道有意思的是什么吗?”Shaw从身后人的语气中判断Root的心情绝对不算好,于是试图说个笑话,“Samaritan一开始花了两个月时间发现对我的研究毫无意义,因为我有第二轴人格障碍,而这个发现更加提升了我活着的价值。不知道为什么Samaritan会认为,既然我和他一样天生没有感情,那么也许可以通过我来了解人类感情的奥秘。”




“我想Shaw是在说别管什么该死的芯片?”Fusco悄悄说道。




“Ms.Groves,我们都接收到了Shaw的信号,现在在等你的。”




“别催她,Finch。”安静了很久的Zoe却在这个时候说道,“Shaw一定隐瞒了什么,而Root发现了这一点。”




“你完全清楚为什么Samaritan会这样认为。”Root抓住Shaw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同一个理由让Samaritan允许你来这里见我,而不是Greer的人来在我身上实验他们的刑讯新产品。”




“你不能怪一个女孩为了活下去的选择。”Shaw耸耸肩。




“上帝啊,这简直太浪漫了。”Zoe反应过来,惊呼道,“John,你真的需要好好向Shaw学习一下向女孩表白的艺术。”




“Shaw这套不适合我,”Reese耸耸肩,“我没有人格障碍。”




“当然,John,”Zoe调侃道,“你只是有英雄情结。”




“你们在说什么?”Fusco狐疑道,“我错过什么了吗?”




“而这就是你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约会的原因,Lionel。”Reese调笑道。




“Detective Fusco,我想他们的意思是说,”Finch似乎是想借这次机会缓和自己与Fusco之间的关系,耐心解释道,“Shaw利用自己独特的性格特点与Samaritan做了交易,用向其传输她在特定情况下的神经元信息换取Ms.Groves的安全,而这意味着同时她自己也无法选择死亡。”




“你把我绕糊涂了,四眼,什么特定情况,什么无法选择死……Holy shit!”Fusco在喃喃自语中恍然大悟,“邪恶的上帝要完成自己的研究就得让她俩都活着?现在我知道飞越疯人院香蕉脆为什么疯成那样都没送命了。”




“你们确定Shaw选择了正确的职业吗?”Zoe调侃道,“我是说,这个女孩简直是个天才的政客,用最小的代价换取了最大的利益。”




“Ms.Morgan,还有所有人,我知道你们在试图轻松气氛,也无意冒犯,但我想Root如果方便说话,她必将为Sameen辩护。”Finch的语气有些生硬,“在Ms. Shaw当时的处境下,她的生存并不是利益,而是巨大的牺牲。”




通讯线路里一片沉寂。在这天之前,没有人会相信自己所认识的Shaw在成为Samaritan的宠物和含笑赴死之间会选择前者。




过了很久,Reese的低沉声音响起:“这不是你的错,Harold,我们都以为Shaw已经死了。”




“这是我的错,John!”Finch激动地说道,“是我最先放弃了希望。我无法想象Shaw是怎样在煎熬中度过之前的八个月,更无法想象如果没有Root的坚持,Shaw最终会……”Finch的自责终结于眼前屏幕上一行意外的文字,让他惊讶地说出了绝不符合素日形象的一句话。




“What the hell?”




“我怎能怪一个女孩为了我选择活下去?”Root微笑着,眼眶却再度噙满了泪水,“我是如此的荣幸,Sameen。”




“搞不懂你在说什么。”Shaw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忍不住伸出拇指去擦她的眼角,“别哭了,流泪不适合你。”




“Ms.Groves,The Machine刚刚直接通过屏幕告诉我,Ms.Shaw和Samaritan的交易给了她反击的缺口!我们今天的行动将从单纯营救Ms.Shaw升级为彻底摧毁Samaritan!不过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是吗?”




“这是幸福的眼泪。”Root微笑着,冲墙角的摄像头眨了眨眼,“人类感情入门第一课。”




她的言语和动作让Shaw感觉有点不自在,生硬地说道:“你还有很多伤口需要处理。现在可以老实坐下了吗?还是说,你情愿像Harold一样后半辈子都瘸着一条腿走路?”




“遵命,亲爱的。”Root带着一脸止不住的微笑坐回椅子上,一边乖乖任Shaw为自己处理伤口,一边轻快地说道,“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一下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需要我提醒你Samaritan能听见你的话吗?”Shaw又翻了个白眼。




Root嘴角泛起诡谲的微笑,再度冲墙角的摄像头眨了眨眼:“The Machine也能。”




“先生们,你们听到Root的话了。”Finch冷峻地说道。




“砰——”




外面传来的巨大爆炸声让Shaw条件反射地一把拉住Root趴倒在地,尽可能用自己的身体覆盖在她上方,遮挡屋顶被震下来的尘土碎片。




爆炸稍歇,Shaw站起身,正要伸手拉起Root,却听她说道:“把你耳中的通讯器拿出来。”




Shaw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取出,正要随手扔掉,却听Root又说:“别扔。”




通讯器在这时传出一声极刺耳的噪音。




“现在可以戴回去了。”Root向她展现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开启上帝模式的Root让Shaw忍不住嘲讽:“我记得有人说过她和The Machine之间需要一点空间彼此冷静一下?”




“是的,只是在那之后,我们找到了更好的相处方式。”Root调皮地向她眨眨眼。




在不能狠狠揍Root一顿的情况下,Shaw只能再翻一个白眼,同时在心里记下,等这一切结束之后,她要把Root逮去做一个最全面的检查。天知道这个神经病为了今天在自己身上都做了些什么疯狂的举动。




Shaw原本预期耳中会传来Finch或者Reese的声音,却没想到传来一道电子合成声:“Can You Hear Me?”




“什么鬼?”Shaw狐疑地望向Root。




“The Machine希望能亲自向你表达谢意。”Root用最无辜的眼神看着她甜美微笑:“我是如此为你感到骄傲,亲爱的Sameen。你有关于我的神经元信息,或者更确切地说,你对我的感情给Samaritan种下了自我怀疑的种子,进化算法产生混乱,这才给了The Machine反击的机会。”




“我的感情最终导致全知全能的邪恶上帝崩溃?”Shaw刻意忽略了Root话语中令自己感到不自在的关键字,用自嘲的语气说道,“这绝对给心理学界对第二轴人格障碍的研究开辟了全新的天地。”




“是你对我的感情。”Root扬起最灿烂的笑脸,重点强调被Shaw刚刚刻意忽略的几个字。




Shaw不自在地转移话题:“而The Machine表达谢意的方式就是把我变成另一个交互界面?”




“哦,当然不是,她有我就够了。”Root微笑道,“她只是想告诉你,哪里有最好的武器,以及合适的膝盖。”




“这个我喜欢。Finch能听见我说话吗?”




“是的,Ms.Shaw。”Finch有点不自在地回答,“事实上,从The Machine重新上线后,我们大家就都能听见你了。”




“我们只是不确定什么时候是跟你打招呼的合适时机。”Reese的声音伴随着枪声传来。




“毕竟看起来你和飞越疯人院坚果脆有很多话要说。”Fusco接下去补充。




“我必须说,Shaw,你完全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你绝对知道怎么追求一个女孩。”Zoe总结陈词。




“你们这些人简直无法理喻。”Shaw没好气地说道,“Finch,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把The Machine教得很好。”




“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说,Ms.Shaw。”Finch微笑道,“请原谅大家的打趣,我们只是太开心再次听见你的声音了。”




“随便吧。”Shaw翻了个白眼。




耳机中再次传来TheMachine的电子合成声:“Can You Hear Me?”




“是的,是的。”Shaw不耐烦地说道,“有话快说。”




“Treat Her Well.”




Shaw希望这是今天自己最后一次翻白眼,无奈地摇摇头给出自己的回答。




然而紧接着她就又翻了一回白眼,因为Root刚刚用一种简直可以溺死她的眼神看着她,与她同时说出了同一个词:




“Absolutely。”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