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还是有点想看TM/Shaw…

【文透其一】POI肖根同人图文本《Marks》

Pond of Interest:





“长日尽处,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将看到我的伤痕,知道我曾经受伤,也曾经痊愈。”——泰戈尔






《Marks》文透其一  ——————————















  • 作者:小驴屹耳



 


1.Hunger Pangs/饥饿痛


我有一种匮乏,唯你能够满足。


 


[节选]


 


        Root有一个很恼人的坏习惯。


        当她笑的时候,通常是毫不遮掩地灿烂,甚而是径直奔着笑裂去的。但偶尔她会莫名其妙地矜持,试图收敛刚刚泛起来的笑意,最终造成一个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这个时候她常常会下意识地抿一抿嘴,舌尖伸出来打个转儿,迅疾地轻滑过细细的唇又迅疾地收回去,也就一眨眼的功夫,似乎毫无自知地,恢复平静或是严肃的神情。


        Shaw每次捕捉到这个小动作时,都会遏制不住地感到饥饿。哪怕她刚刚享用过一份质优量足的牛排大餐。


        饿感总会让Shaw觉得不舒服,但应付饥饿她很有经验,些微的不舒服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直到有一天她猛然惊觉,普普通通的饿感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尖锐、强烈,甚而是痛。饥痛,这就不那么好应付了。


        偏偏她不得不与Root相处的日子正在变得无法回避地密集。而Root,该死的Root,她爱笑。即便抿嘴舔唇加以控制的这一种在Root所有的笑里只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这人每天对着Shaw变着花样地笑上个一百来次,总会有那么一两次,能教她五脏六腑瞬间都抽紧,说不出地难受。


……


 


2.Seasons/四季          


爱你是时光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记。


 


[夏篇节选]


 


        Root不是一个敏于感知自然的人。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绿。满山满谷铺开的绿,浸浴在日光下的明亮辽阔的翠绿,背阴处沉潜如墨的暗绿,蛮不讲理地涨满视野。她们天天去林子里走,落入松柏、枫树、桦树和灌木的海洋,任何一个方向放眼望去都是一式一样放肆的绿。“我们会迷路的,”她总是这样对Shaw说。而奇怪的是她们从不迷路。Shaw每次都能在夜色降临前循着一条全新的小径,妥妥地将两个人带回木屋。


         “女童子军?”连续数日之后她仍然无法不惊诧于Shaw超凡的天赋敏锐。


Shaw像一头长得飞快的小野兽在她眼前日渐茁壮,小麦色的皮肤和充盈着弹性的肌肉线条都在日夜兼程地赶回来,但一切专属Sameen Shaw的要素中最先完整恢复往日力道的是抛给她的鄙夷白眼:“你离了我真的会被困在山里喂熊。”


         “我们应该带小熊来,”她兴奋地提议,也不顾自己的接话完全不合逻辑,“下次带小熊来。”


         Shaw的脸上闪过一丝为难,犹豫了一下才含糊地应了一句:“随你。”


         她也知道不大可能会有下一次:这样的闲情逸致实在与她们的生活不能相容。


         夏天已经只剩下一个尾巴。山里秋凉来得早,夜里的温度很低,她总是理直气壮地贴紧Shaw的身体。Shaw夜夜酣睡得像个孩子。


         只是在这个奢侈假日的最后一晚,她们谁都不肯睡,在黑暗中静静地并肩躺着,听呜咽的风声中第一场秋雨打在木屋上劈啪作响。她没有料到——尽管这是她一直以来不敢认真期待却始终隐隐希冀着的——Shaw滚烫的手掌朝着自己摸索过来,然后是丰满有力的唇,再是她的整个躯体,全都覆盖上来,将她一点一点推入墨绿色翻滚呼啸的汪洋。


        她是多么的贪心不知足。她曾以为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Sameen活着回来。Sameen回来了,她又要她健康强壮的原样;Sameen一点一点地恢复了,她又要这个,此时、此处,她们正在做的这件甜蜜得教人几欲晕眩的事。一次不够啊,很多次也不够。Shaw在那个晚上将她颠颠倒倒折腾到快要死去她还是觉得不够。


        怎么会够,永远都不够。她爱Sameen,永远不够。


 


 


 


 —————————————————————







  • 作者:Shootmedown





1.舞娘


        世上唯有两样东西,让她乐于留下齿痕


 


        Root扔掉了帽子,甩头抖开柔顺的长发,一条腿跪上沙发,跨坐到Shaw的大腿上。她俯到她耳边,用搔动耳廓的气息轻吐出几个字:“好好享受吧。”


        耳洞里温热的瘙痒迅速传遍了Shaw每一条神经。胸口一阵潮热躁动,但身体却没法动弹。冰冷枪口顶在她脑门,她还知道如何反手夺枪;但Root温暖的身体紧贴她面前,她的思维和肌肉都完全僵化了。


        Root的双手从额前撩开棕色长发,纤细的手指在发间流连穿梭。涂染深红色眼影的眼皮半掩,失去焦点的迷离眼神在Shaw身侧游走。红唇微启,柔舌轻舐。颈间渗出的细密汗珠汇聚成流,向下滑落,淌进了胸前的缝隙中。


        Shaw试图将视线锁定在什么地方,Root脸上也好,胸口也好,但两只眼睛就是不听她使唤,贪得无厌地打量着Root浑身上下,要将眼前的美妙景致尽收眼底。


        终于。Shaw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目光,让它落在了Root的唇上。湿滑香甜的双唇。她忍不住倾身向前去叼起那一片甘润的果肉……


 


 


2.God is a Girl

They made a mark in Her memory. 


 


        “Oh, for God’s sakes……”熟悉的声音。那是Shaw给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记忆潮水般涌来,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刻,置身在地下室的电梯口。她看见了Shaw,看见了自己,看见了她们的吻别。然后是按下电梯启动钮的Shaw被子弹打中,和泣不成声的自己拉扯着铁丝网嘶吼。


        “停下!”她呵斥道。她没法再承受一次撕心裂肺的痛苦。


        音频并没有就此终止。她听见了撒玛利亚人的女特工在发号施令:“把她带走。”


        一阵脚步声和杂音后,一个微弱、断续的声音传来,像是费足了劲才说出话来:“我知道你能听见我……听着,不要告诉她我的下落……她要是拼了命来找我,你要制止她……她会害死自己的……”


        敌方女特工的声音插了进来:“死到临头还在惦记你的小女友呢。”然后是耳机掉落在地上、被踩碎的声音。


        音频结束。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的Shaw的声音,跨越了未知的生死,在Root耳畔挥之不去。Shaw最后的话语让她的心意昭然若揭。她在乎她,在可能是她生命尽头的最后关头依旧在乎她。


 


 


3.雪城

黑暗,终结我的生命;白雪,留下我的痕迹


 


        后厢门砰然关上的碰撞声异常响亮,就像有人在她耳边开枪一样震耳欲聋。轰鸣之后,她陷入了异常的寂静之中,四周开始昏暗下来。那一瞬她感到安详平静,像是要酣然入梦一样惬意。


        伤口传来的压感将片刻的静谧撕碎。暗淡的环境、嘈杂的噪音重新涌现出来,冲击着她涣散的感官,绞切着她溃乱的神经。每次呼吸都能感到血液堆积在喉管里,阻碍着空气的出入,散发出血腥味。引擎发动的振动让地板冲撞着她的后脑,带来一阵难耐的眩晕。


        视觉、听觉、触觉,任何感觉都在徒增痛苦。她想摆脱这个受苦受难的躯壳。


        她感到自己飘了起来,不再有身体,也没有伤痛。黑乎乎的车顶朝她逼来,她却一穿而过。脱离了逼仄的车厢,世界陡然开阔。城市变得无限小,天空变得无限大。她像个氢气球一样,在飞升,在膨胀。她将在某个高度轰然炸裂,融进湛蓝的天地中,化作过往云烟。


        一只手将她拽了下来。


 


 


  —————————————————————





  • Guest作者:青色的瓜




1.The Chaser


 


        Root今天要正大光明地去和别人约会,Shaw是知道的。


        但这并不代表她真的能够答应。


        她沉默地看着她在黄昏渐临时精心地打扮着自己,Shaw也确信她身上的那件粉蓝色紧身裙一定会让Root在这个夜晚变得更加美丽。她看着她站在镜子前面涂好唇膏又打开了眉笔,Root微蜷的棕发缓缓落下肩膀遮住了她白皙的后颈。


        Shaw觉得这不合情理,Root居然正在为了一个无关号码考虑着她的着装还有发型,今晚她甚至还要佯装成有钱女性和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共进晚餐。Shaw一边不满地倚墙思考着一边又在自己眼前晃了晃手里那杯威士忌,Root高挑的背影和琥珀色的酒液混乱地交融在了一起,Shaw胸闷得有些透不过气。


        眼前的人现在看上去既大方得体又没有距离,Shaw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暖黄的灯光下Root轻轻颤动的长睫毛还有微微上翘着的嘴角,她已经足够性感到令人忍不住动起歪脑筋,但这家伙抿着红唇从镜子里仰头回望自己的模样看起来居然还挺高兴。


        Shaw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焦灼的情愫开始一点一点地将她围困进了莫须有的恐慌里。因为她小小的醋意还有她不会承认的嫉妒心,因为她没有办法看清Root到底是在为了什么而展现出笑意。


        她完全无法预计,她的性伴侣的行动轨迹本身就异于常人,Shaw觉得难以冷静,她根本就不愿意想象Root今晚会不会跟其他人发生一些出乎她意料的事情。


        "怎么了,Sameen."


        Shaw蓦地回过了神,Root轻佻的语气飘荡在了她的耳际。她看着她摆弄着手里的唇膏慢慢地转过身面向了自己,但Root脸上那种难以揣摩的笑意却只会令Shaw觉得更加生气。


        Shaw面无表情,端着酒开始一步一步地向着眼前的人越靠越近。她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些连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糟糕臆念,她开始幻想着要将Root永远囚禁在铁笼里,渴望她的眼睛永远只能看见自己的身影。Shaw的脚步正在因为这些她无法控制的臆想变得缓慢而轻盈,但她也并不打算对Root暴露出自己心里的这些秘密。


        她们的距离太近,Root的手顺势环住了Shaw纤瘦匀称的腰肢,她耀眼的耳钉却害得Shaw不太舒服地偏过头闭上了眼睛。


        "生气了?"


        Root低下头注视着Shaw紧蹙着的眉眼笑得一脸心知肚明,Shaw却突然用力将她抵在了梳妆台上不满地狠咬住了她裸露在外的手臂。


        Shaw的犬齿猛地嵌进了她白皙的肌肤里,Root紧绷着手臂反而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呻吟。梳妆台上零零散散的化妆品因为猛烈的撞击而纷纷滚落在地,Shaw在嘈杂的动静里紧紧地搂住了Root的身体。


        寒冬里的空气却依然闷热得令人觉得快要窒息,Shaw在深呼吸中嗅到了Root身上令人无法自拔的香气。而Root能确信Shaw正在为了一些她极力想要否认的原因而在自己身上烙下显眼的痕迹,但她并不介意。


        Shaw不愿意松口,像是一只难以驯服的野兽般不停地对着身前的人发泄着自己的怒气。Root依然环抱着她,她缓缓低下头耐心安抚似的亲吻起了Shaw诱人的脖颈。尽管她也并不想错过这个调情的好时机,但是在事态还未因为Shaw在自己身上捣乱的行为而发展得更严重之前,她还是必须得保证今晚的任务能够顺利进行。


        "Sameen——" 她温柔地舔舐着Shaw的耳背,故意发出的低迷喘息听上去就仿佛像是在为自己求情。Shaw难耐地抬起了头,此刻的Root看上去不但富有还充满着吸引力,她想她没涂指甲油的原因也许是为了要让自己看上去更容易亲近,但她手臂上鲜红的牙印却也已经对想要接近她的人做出了足够的警告提醒。


        "你弄疼我了。"


        Root轻抚着Shaw清冷的脸低声抱怨着,但她深棕色的瞳孔里隐藏着的却是说不完的宠溺。Root倾身轻吻过了Shaw不耐烦的眉眼,伸出手又替她将散落下来的发丝体贴地绕到了耳后。


        天色渐暗,Shaw嗤笑了一声使劲推开了Root的手臂,酒杯里的威士忌溅落在她的手背上,渗进了Root的指缝里。










试阅结束——————————————————————


未完待续——————————————————————


请持续关爱《Marks》肖根同人本   ———————————


第一线消息请关注微博:http://weibo.com/pondofinterest





评论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