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还是有点想看TM/Shaw…

为什么肖根文第一次刷新还在,过1小时后第二次刷新就少了很多……最近Lofter又抽了么????

转:致所有同人作者:请谨慎处理文中的性侵犯情节 作者:gegemoon

这个是2013年的文章了,个人觉得很不错,已经向作者发过私信申请转载。


致所有同人作者:请谨慎处理文中的性侵犯情节

作者:gegemoon 2013-09-16 00:12:44



同人文,作为一种文学形式,是文化传播的一部分。更不要说很多读者年纪都很小,三观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影响。你们可能觉得,在网络上发表的一篇小范围传播的小说,并不会对社会造成多大影响。但是,当无数这样的小说、评论、报道等等编制在一起,就成了一张社会舆论的大网,构成了整个社会价值观的大环境。在如今的天朝,一个女孩穿着清凉在地铁上被骚扰,还会被指责是自找的;一个女孩被lun奸,施暴者还在企图抹黑她的名誉给自己辩护。在这样的环境里,美化性侵犯只会让社会环境对受害者越来越不利。

我知道,有些作者在写的时候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笔下的“肉”其实是性侵犯情节。性侵犯并不只是面目可憎内心邪恶的反派把主角绑起来强暴那么一种。只要有一方不同意或不能表示同意,另一方单方面进行的性行为就构成了侵犯。请回想一下,你们有没有写过主角A在主角B醉酒不省人事的时候与其发生关系?有没有写过主角A以某件事作为砝码,要挟主角B与其发生关系?有没有写过主角A在主角B表示不情愿的情况下仍然与对方发生关系?

[我想顺便解释一下,所谓的SM或rough sex或类似kink,跟性侵犯是不同的。性侵犯中存在一方不同意发生性行为的事实;而SM或rough sex等kink中,双方同意是前提。双方都完全知晓会发生什么,都有心理准备。而且双方通常会事先约定安全词,任何一方都可以中途提出停止。两种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或许你们只是在追求激情戏的多样化,然而你们可能忽视了同人文的背景:读者内心已经接受了文中主CP是相爱的。所以,如果你们文中的CP,其中一人在没有任何合理解释的情况下(比如精神控制),性侵犯了另一个人,而随后你们又用爱情来解释这种侵犯,又让被侵犯者轻易原谅了性侵者,那么你们无形中传达了这样的信息:“性侵犯有时候是出于爱”,以及,“如果两人相爱,性侵犯是ok的。”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词,婚内qiang奸。它是指已经已婚配偶间或已经建立稳定同居关系的情侣间发生的性侵犯。这个概念存在的意义在于,两个人即使相爱并且已经有了性关系的基础,也不代表一方可以违背另一方的意愿强迫发生性关系。这种犯罪到现在被定罪的非常少,连报警都很少能被受理,因为大多数人,包括警察,都认为爱人之间的性侵犯不算真正的性侵犯。

亲爱的作者们,你们所写的事件只发生在虚构的世界里,但性侵犯是真实存在于现实社会的。那些性侵犯受害者都是有血有肉的人,ta们受到的都是真真切切一生无法忘记的伤害。想想看,当ta们满身伤痕向外界求助,却被告知自己受到的侵犯算不上侵犯,被暗示自己应当用爱来原谅对方,被迫看着施暴者逍遥法外,甚至继续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侵犯,该是怎样的无助和绝望。没有人希望自己遇到性侵犯,但它随时有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

请记住,任何对性侵犯者的开脱,都是对受害者的再次伤害。


【怎样做】

1. 永远,永远不要把性侵犯当做普通的“肉”来写。

2. 善用警告标签,表明文中有性侵犯行为(如果不确定是不是,自己google一下),不要模糊界限。

3. 对于在文中发生的性侵犯,不要一笔带过受害者收到的伤害,不要让受害者轻易原谅施暴者。

4. 不要用“爱”或类似的情感来解释施暴者的行为,尤其不要美化施暴者的心理活动。

5. 不要夸大“嘴上说不要心里/身体其实很想要”的心理。国际上有句很有名的打击性侵犯的标语:No means no. 施暴者也会为自己开脱,说受害者口是心非。

6. 在描写SM或rough sex之类的情节时,通过文中人物传达正确、理性、成熟的性观念,表明双方都是自愿,并且有完善的保护措施。

7. 如果你们真的爱自己笔下的CP,尤其是攻,那就不要让他变成qiang奸犯。让他做个体贴的伴侣,用健康的方式向另一半表达爱。

我针对同人作者写这篇东西,是因为同人圈对性行为的描写出现频率很高。而很多作者和读者都没有意识到,不健康的性描写会带来的负面影响,甚至可能都不清楚什么是健康的性爱。我真心希望作者们能担起一点责任,通过这个小小的平台传达一些正确的观念。

==================9.16编辑==================
根据今天一早围脖收到的评论,我再解释一下:
1. 不管大家把以上内容读多少遍,都不会看到“禁止写性侵犯”这样的表述。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不是说让作者不要写,而是希望能够小心处理,不要没美化它。
2. 有人说打击性侵犯是社会问题,不是作者的问题。我想问,什么是社会?社会就是我们每个人加起来的集合体。对于性侵受害者来说,其他人发出的声音就是社会的声音。就好比有些人,自己就不讲公德,还说社会风气不好,殊不知这糟糕的社会风气也有自己的一份。
3. 小说是虚构的,不是现实,读者当然知道文中发生的性侵不是真的,但这不代表被美化的性侵犯不会影响读者的观念。恐怖电影都是虚构的,难道观众知道了这点就不会被吓到吗?

===================9.17编辑=================
针对一些文不对题的掐架者:
1. 【再说一遍】我没有反对写性侵情节,更没有反对写肉,更更不是反对同人文。如果不了解我是干嘛的,混什么圈子的,可以去看一眼我其他的日志。
2. 我讲社会责任的时候并没有说,性侵情节会导致大家都变成强奸犯,我说的东西跟这个完全不是一码事。麻烦不要把我和广电总局之类的相提并论。
3. 我提出我的看法,提出我的倡议,大家同意就捧个人场,不同意也可以来探讨,但是麻烦掐对点。我一不是公知二不是大V三不代表公权力,我说什么不代表明天就会立法取缔同人文——我甚至都不是版主,所以不要扯太远。


Childish (完)

存档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整篇依然自始至終都在亂來 / 長大了哦 / 濫俗套路注意


※ 不是警告:還是輕鬆路線 / 是少女嘛


    背景大概是TM小隊幹掉SM後一年多這種無限接近不可能的結局左右,Root&Shaw已同居。總部還是老地方,地鐵站。


    本文依然不含任何科學性質,我是文組人,請不要計較((爆




真的隔了很久的前兩篇跟第三篇(1) (2) (3)




childish


    (a.) 天真的、孩子氣的。






BGM:If I Never See Your Face Again - Maroon 5 feat. Rihanna


            Jealous - Nick Jonas feat. Tinashe


            Landslide - Oh Wonder

















【 Childish 】 (4)














16. 一起修房子


 


 


        Shaw早該知道喇叭鎖和木門防不了Root。


 


        ……尤其是未達目的絕不善罷干休的Root。


 


        雙手被挪到椅背後頭銬住很合理,腳踝被綁在椅腳上頗為正常,覺得身體像被電過一樣麻麻的也算習慣,可她沒想到自己醒來的地方居然是餐桌旁的椅子上,而那個身體轉化不完全只到十六歲就停住了的女人正坐在桌上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還嗑著蘋果。該死的蘋果。


 


        「真是昨日重現啊。」Shaw翻著白眼差點就想嘆氣,開始不動聲色地掐弄手銬中間的鐵鍊。「綁架、電擊……這次忘了下藥?嗯?」


 


        Root聳肩:「我以為我就夠了。」


 


        「這是什麼雙關笑話嗎?如果是的話它糟透了。」


 


        「倒不是。」


 


        簡單回應,Root放下蘋果走向流理台,Shaw聽見洗手的聲音,很快Root便回到她的面前,她則直到此時才發現Root只穿著一件不知哪弄來的白色襯衫,稍嫌寬大,但該遮的都遮住了──遮不住的地方也還是沒遮住。


 


        視線漸漸被Root侵蝕的她更發現自己連雙眼的控制權都徹底喪失,彷彿要看向任何其它地方都成了艱鉅任務,或許是因為她深知那層軟薄布料後頭有她渴望碰觸卻久違的一切──五天?一個星期?或者兩倍?無論哪個都能稱得上久。


 


        道德良知啊?


 


        「……Root,想想後果。」在Root傾身向前時她盡可能地沉聲說道,同時將目光下移以避開半敞領口,映入瞳孔的卻是能讓事態變得更糟的黑色底褲。「絕對別逼我做我拒絕過的事。」


 


        Root只是將唇彎成似笑未笑的模樣,「嗯?如果妳的呼吸能再順暢點,我或許就會覺得自己沒吸引力乖乖走開了……可惜事與願違,Sweetie。」接著輕輕以手上小刀片面滑過她的臉頰。


 


        ……好的,Sameen Shaw,想想妳以前都是怎麼轉移注意力的。她索性閉上雙眼,然後發現這麼做完全錯誤。


 


        視神經與大腦聯手背叛了她:她眼皮底下浮現的還是Root。


 


        R-O-O-T。


 


        這名字與其所代表的意義像生根一樣纏住了她思想的所有角落──噢、雙關笑話,但她現在怎麼也笑不出來──零碎細語和溫熱吐息通進耳道掠過鐙骨流入聽覺神經最終到達腦部狂妄地開枝散葉,交以在臉頰上輕緩溜過的細緻冰冷質地,僅是如此便足以使她從未沉睡過的渴望更加強烈。


 


        心跳頻率上升。體溫上升。口乾舌燥。


 


        這或許意味著Root很快就會得逞,畢竟她被束縛住的雙手已經放棄動作。


 


        「……我不想,至少現在不想,走開。」


 


        當她說完便聽見Root在輕笑。不過她能怪她嗎?老實說,這從牙縫裡擠出的話連她自己都聽不下去,簡直如同抓住最後求生繩索的將死之人,而顯然Root就會笑著用各種方式割斷那根可憐的繩子……


 


        從昨夜延續到此時的微妙氣氛終於使她意識到此刻站在自己身前的少女與女人有哪裡不同──如果年紀三十過半的Root字典裡偶爾還能看見收斂、識相或成熟這些詞彙,現在的Root大概只剩張揚、狂妄和不要命。


 


        即使再怎麼說都是同一個人……她突然有些懷念兩天前那個小小的Root了,至少氣死比禁慾致死稍微好一點,而且那小傢伙在她生病時還算貼心。


 


        ……道德良知啊。


 


        「如果照妳說的我只有十六歲……我不確定妳能等得了整整一年。」不必睜開眼都能描繪出那張可惡至極的笑臉,Shaw決定要找時間把自己的腦剖開檢查,如果可以的話她還想把海馬迴割掉。「話說回來,USMC或ISA都沒教過怎麼說話才有說服力嗎?喘著氣說話可不像會合格的樣子。」


 


        感到禁區被侵入,她猛地睜開眼向前瞪視:「妳想挑戰我的話真是找對題材了。」


 


        「很高興聽到妳這麼說,也很高興妳願意看我了。」Root卻毫不在意地聳肩,拿起桌旁的手機按了兩下,音樂聲從中流淌而出,Shaw則為此陷入疑惑之中。「別太驚訝,否則我會以為自己比想像中還要了解妳……別擔心音樂問題,Wi-Fi連接還是管用的。」


 


        「立體聲?」Shaw反射性地接話,然後覺得是時候把自己舌頭咬掉了。


 


        Root笑著點頭,沒再開口,只是將襯衫釦子一一解開,速度緩慢得讓Shaw起了伸手將其撕裂的衝動,這才理解自己一腳踏進了陷阱:纖瘦姣好的身軀此刻幾乎完全展現在她面前──幾乎。


 


        飄逸晃蕩著的棕色髮尾與白色布料仍然盡責又該死地遮著某些地方,她不知道自己還有多久才會徹底抓狂,唯一確定的是事態又升級了。


 


    ……明明是輕緩和暢的歌曲,但為什麼歌詞全是讓普通人聽了會面紅耳赤的那種?她分神想著,對於自己終於能轉移注意力這點慶幸了三秒,然後,Root,絕不會放過她的Root一腳跪進了她的雙腿中間。


 


        手。


 


        注意力被方才舉動喚回的她無法控制自己的視線不隨著那雙在Root身上肆意撫摸的手四處遊走。哦,好極了,現在她們之間只剩幾公分距離,她卻動彈不得,僅能放任自己體內的各項數值直線上升。


 


        Root跟著節奏開始扭動,在她眼裡有點青澀、笨拙,但對於輻射而出的吸引力毫無影響,當然,對她心臟的鼓動頻率也毫無影響……它本來就跳得夠快了。


 


        有一些該死的什麼在空氣裡瀰漫得越發沉重,棕色髮絲不斷擦過她的肌膚帶來刺癢感受,可她無暇理會,只注意到Root換了個背對她的姿勢,僅著底褲的臀部正緊貼她雙腿之間的凹陷不斷上下挪動。


 


        吞嚥困難、呼吸困難、思考困難──


 


        「Root!該死的!我說、停下!」她再也忍不住地大聲吼道,Root卻只是轉頭拋出一個真的很該死的微笑,接著回身跨坐在她的右腿上。她猛地倒抽一口氣,直愣愣地盯著那雙棕色大眼像是再也無能移開視線。


 


        不,就是這樣。


 


        「我記得妳能掙脫手銬的,現在就不行了?還是妳根本不想掙開?」


 


        Root緊貼著她的身軀靠在她耳邊輕聲說道,跟著節奏,帶著黏滑感觸的濕潤或輕或重一次次地擦過她的腿上,片段如同正努力隱忍般的細碎呻吟在此時此刻被無限放大,每個含著慾望的音節與吐息都死命地戳刺著她的神經。


 


        濕透了的軟薄布料在她腿上擦過,冷冽刀鋒在她頸邊留下痕跡。


 


        一次又一次。


 


        「不想試試年輕的我嗎?」


 


        為此突然清醒,抿著唇向上瞥了眼,始終沒有任何動作的Shaw賭氣地使勁抬起右腿。瞬間,Root像小動物般驚叫一聲後停了下來,只是顫抖著靠在她身上低喘著氣。她幾乎能想像她緊咬下唇盡全力忍耐的樣子。


 


        「放開我。」


 


        在Shaw這麼說之後,失去優勢因而心情複雜的Root掙扎片刻,雖不情願仍是默默伸手把手銬解開,重獲自由的Shaw立刻奪過小刀割斷腳上束帶並將Root直直推至桌上,隨後看著那仍劇烈起伏的胸口低笑出聲。


 


        「只差一點,可惜,現在的妳還太年輕。」


 


        「我、我原本的打算不是……」雙腿不安地扭動著,上半身被壓制在桌上的Root看來慌得不知所措,眼裡甚至泛起淚光。「Sameen,妳不能就這樣──」




        不能?


        


        好像她看不到那點得逞的笑意一樣。




        Shaw挑起眉露出微笑,決定陪她演下去:「我警告過妳的,現在想求我饒妳一命?」接著惡劣地讓手指滑過已一片濕濡的中心,身下軀體瞬間弓起使她產生復仇成功的快感。「喔,怎麼了?Root,呼吸系統還順暢嗎?」


 


        「……是妳說我還沒滿十七歲的!」


 


        「好像是這樣沒錯。」裝出思考模樣,Shaw點頭,抹去赤紅面頰上的淚水,接著卻以腿根重重壓迫Root最為脆弱、炙熱的那處。「但這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有人知道。」


 


        「S-Sameen──」


 


        唉,去他的道德良知。


 


 








 


        當日午後,她們蹲在一起研究如何修好完全與牆壁脫離的木門與喇叭鎖,至於那張斷成兩半的可憐餐桌,Shaw決定換掉它。


 


 








 


17. 嫉妒


 


 


        拜Root長大所賜,Shaw終於能自由行動了。當她們修好房門,Shaw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Root帶到那幾個男人面前,天知道他們比她想像的還要擔心那個曾經一口氣變成五歲孩子的駭客。


 


        難得沒什麼事,幾個人決定約在咖啡廳見面。


 


        「能看見妳變回原本的模樣真是太好了,Ms. Groves。」早於約定時間就在裡頭等待的Finch端起煎綠茶甚是欣慰地說道,略頓了頓,又對那張實在太過年輕的臉偏頭:「雖然好像只到一半……算起來應該是一半?」


 


        「有一半就不錯了,至少長大了。」上次看到Root的時候她還小小的甚是可愛,現在卻變回大人了,不免有些失望的Reese聳肩。顯然他是沒法把Root扛在肩上去散步了。「順其自然,當成奇蹟吧。」


 


        快步走進咖啡廳的Fusco擦著汗拉開椅子落座,「真難得你們全在這啊,怎麼,全家出遊──」接著神情訝異地伸出手指戳向對面額頭。「哇!這是我們的駭客小姐嗎?怎麼一下不見就長這麼大了,但看起來又挺年輕的?」


 


        Shaw皺著眉一把將手拍落:「真沒禮貌。」


 


        「喔!禮貌?天,妳認真的?」誇張地甩甩手背,Fusco和正憋笑的Root互看一眼,那甚於以往的鬼靈精怪讓他差點就跟著笑了出來。「看來可可泡芙多了個監護人啊,可別告我騷擾未成年少女。」


 


        「我從來不走法庭路線,你知道的,直接解決。」歪著頭警告性地看了警探一眼,Shaw拿起咖啡,聽見身旁至今都尚未開口的Root正在低笑。「還有,她的確未成年,連十七歲都不到,所以你們誰也別想動她。」


 


        「動她」?一同露出詭異神情,在座的三個男人開始思考到底誰敢動Root,就是只有她一個人也夠棘手,現在還加上顯然保護欲旺盛的Shaw?不要命的才敢這麼做。


 


        挑起眉,Root用指甲輕摳了下Shaw的手背:「別那麼嚴肅,Shaw,我又不是妳養在家裡的小貓小狗。」Shaw馬上神情嫌惡地把手抽開,Root為此微笑。「哦,但如果妳想承認也行,那妳就是我的監護人了。」


 


        「誰要當妳的監護人。」


 


        「是嗎?不然我來吧。」在Shaw的白眼與搖頭之後突然接收到Root猛烈傳來的眼神示意,想起那個還會扯自己褲腳的小型Root,Reese極度稀罕地對這種絕對能讓人跳腳的提議起了興趣:「像妳說的她未成年,也是該有個人負責照顧她。」


 


        幾乎算是被Reese的發言嚇到,Shaw瞬時瞪大雙眼,一口咖啡不上不下地噎在喉頭差點被嗆死,好不容易才全吞下去。


 


        凌厲眼刀接連射出,Shaw冷冷看著面上溫情笑意不改的Reese:「照顧?你在開什麼玩笑。」未成年版的Root真是個他媽的麻煩,她想。「先不提你根本管不動她,你什麼時候對她有興趣了?」


 


        沒意識到兩人眼神協議的Finch連忙開口:「Sameen,我想John只是──」


 


        結果眼刀的目標馬上變成他。


 


        「怎麼,你也想攪和一下嗎?Harold?」


 


        想保住小命的Fusco得用全力摀住嘴巴才沒讓自己笑出聲來,甚至另一手也得死命抓住椅子,他全心全意認為眼前這對小情侶實在太逗,突然就幫起Root來的Reese更出乎意料。這一切都有趣過頭,翹班過來真是正確選擇啊。


 


        「噢、Sameen,妳怎麼會認為Harry是想攪和呢?」Root一手搭上Shaw的肩將她摟近,口吻甜得Reese打了個寒顫。他有點後悔了。「John肯定也不是在開玩笑,我還未成年呢,妳不想照顧我,總是得有人接手嘛。」


 


        Shaw狠狠撥開肩上手臂:「我又沒說不想!」


 


        接著在一片靜默後環視每一張各式忍笑的臉,她──發現自己中計了。


 


        如果這裡有RPG的話Shaw發誓她會把整間店連同眼前四個混帳一起炸爛,但沒有,所以她當機立斷拿出手機按了兩下後馬上站起身。


 


        「妳要去哪?」Root笑著抬頭。


 


        「去找朋友。」Shaw微笑低頭,晃晃手機。Root的笑臉立刻垮掉。「我的通訊錄裡不少一次性的朋友,至少比妳想像中多。」


 


        一次性的?


 


        過陣子,Fusco挑眉:「我賭Shaw最後還是只能回家,一百塊。」


 


        「我賭Shaw會讓Root死得很難看,加倍。」因為一時興起而被拖下水的Reese掏出兩張鈔票壓在桌上。無論年紀,他真的不該太靠近大型的Root。「她今天有點過頭了,以前的Root不會這麼做。」


 


        想到不久前直接踹開店門走人的Shaw與遲疑三秒便追出去的Root,在座三個男人決定以後還是離這對小情侶的打情罵俏遠一點。


 


        而Finch正在認真考慮寫篇關於身體年齡與思考能力的論文。


 


 








 


18. 一方發酒瘋


 


 


        想到那天被Shaw整得亂七八糟的自己,Root還是覺得很悶。


 


        為什麼Shaw對小小的她那麼溫和、包容又近乎有求必應,對長大的她就這樣啊?首先是讓她在「長大」之後半小時內狠狠吃了閉門羹,接著隔天早上讓她以為自己就要達成目的,卻在前一刻突然收手,最後什麼也沒發生……而現在,很好,Shaw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她真想問這世界怎麼了。


 


        腿明明不長啊,她搞不懂為什麼自己追出咖啡店時Shaw就不見了。


 


        總而言之,她快瘋了──說得明確點,是快被嫉妒與焦躁逼瘋──只要想到無法管控的Shaw現在可能在某處跟某人上床,她就氣得想把已經斷成兩半的桌子再劈成碎片。也許她真的該這麼做,有什麼關係呢?反正它都壞了。


 


        「嘿,我還想再聽聽那首歌。」


 


        坐在沙發上喝起Shaw放在酒櫃最後頭的收藏品充當報復,讓烈酒氣味嗆得有些難受的Root仍不免沮喪起來。身體成長停在這個時期真的挺尷尬,既沒能像孩子般被包容,似乎又不如十幾年後的自己聰明、有吸引力,不上不下的。


 


        而幾秒後The Machine給出「聽歌?妳可以自己放吧」的疑惑回應更讓她鬱悶透頂。該死,她現在幾乎都要覺得永遠當個孩子也不錯了,先不說Shaw,竟然連她的摯友都這麼對她?之前可是為了哄她睡覺努力挑歌耶?她到底為什麼要長大啊?


 


        ……唉,原來只有男孩們還把她當朋友,真是世事難料。想到過往各種情景不禁悲從中來,感嘆著將杯中威士忌一飲而盡導致腦內思想開始熱燙混濁,她回家後第六十七次望向始終擺在桌上的手機,心想Shaw肯定早就把手機關了,螢幕卻在此時光亮起來。


 


        看見是Shaw打來的,Root沒有任何遲疑便將它接起。


 


        「妳到底──要我打幾通電話?」


 


        話筒那端的背景音非常嘈雜,「妳到底──打了幾通電話?」Shaw的語氣則像在生悶氣,還有些咬字不清,直覺Shaw也正在喝酒──天曉得她現在在誰的旁邊喝酒啊混帳──甚感不悅的Root相當刻意地仿造她的語句回問。


 


        「四十一。」


 


        哇靠,真的假的?Shaw打了這麼多通電話?怎麼可能?難道她剛剛被外星人抓走了?而且自己都剛好沒看到?為這個驚人的數字皺眉,Root半信半疑地查看來電紀錄。


 


        ──竟然還真的是。


 


        「聽著,我又不一定要……」


 


        「耳機不見了,好像掉進酒杯裡了,還是水溝?」


 


        ……酒杯?水溝?完全無法理解上下文的關聯性,只知道耳機不見了這事,Root感覺自己的腦袋似乎也變成被什麼給卡住的水溝,認為大概還得再喝更多點才能懂Shaw此刻的談話邏輯。


 


        「妳去哪裡了?為什麼、哦、不,妳在地鐵站?」正要開口卻聽到這話,Root一時啞口無言。酒量好得不可思議的女人現在連話都說得零零落落,究竟是喝了多少酒?而且該問這句話的人是她吧?「算了,反正他們──都比我更好,不要來找我。」


 


        然後Shaw就把電話掛斷了。


 


        錯愕的Root無言地瞪著手機。


 


        接著瞬間想通什麼似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嘿,幫我個忙,這我自己可做不來,拜託啦!」


 








 


 


        被自己年輕氣盛的界面強硬逼迫供出Shaw此刻所在位置,為了不讓可預見的車禍波及無辜路人,The Machine堅持Root要嘛走路去要嘛讓自己負責開車,仍處在微醺狀態的Root明智地選擇了後者,很快就被送達一間知名夜店的門口。


 


        當她走進擠得水洩不通的夜店裡四處張望,幾乎是十秒內就發現Shaw正在一張小桌前和一個女人調情。雙手在胸前交叉,Root瞇起眼佇立原地開始分析:那女人長得的確挺標緻,身材也不錯,但整體條件怎麼看都差自己一大截,Shaw會看上她絕對是因為喝醉導致眼睛出問題,這可不行,所以她決定要過去干涉。


 


        好吧,其實沒這麼多理由──不管那個女人是Margot Robbie、Emily Blunt還是Scarlett Johansson她都會干涉,畢竟Shaw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完全沒有拱手讓人的道理好嗎。


 


        可當她走到Shaw的身旁對那女人拋出一個燦笑,接著搶過那杯酒一氣飲盡,才發現Shaw根本是在借酒裝瘋,因為那顯然毫無技術含量的調酒難喝得讓她差點把它全噴到對面女人臉上,她壓根就不相信這種玩意能入得了Shaw的口,更遑論讓她喝醉了。


 


        頓時感覺自己再度被Shaw給耍了,Root冷冷看著對自己不理不睬,只將酒杯拿回並和女人繼續交談的Shaw。早知道還真該照她說的別來找她。可惡,她剛剛怎麼會覺得Shaw掛斷電話前的那句話好像很可憐?一點也不。


 


        氣惱攻破最後理智防線,Root轉身步入舞池。


 


        以前──或該說是以後的她大概會乾脆地把Shaw拉走,或者再做些什麼以示主權,但她現在就是很想跟她賭氣。好吧,雖然這得建立在Shaw還會在調情中抽空看她一眼的前提上,想到這裡依然有些沮喪,Root不禁覺得自己根本在自暴自棄。


 


        午夜與酒精使人瘋狂,促使身處這團渾沌裡的每個人都想要更多肢體接觸,擁有先天優勢的Root光是走進人群之中就足夠吸引注意,不消片刻已有幾人刻意朝她靠近,即使動作並不逾矩卻也越來越大膽。對此沒有太多想法,總歸心不在此的她索性放鬆地隨著強勁節奏跟那些人玩了起來,跳著笑著竟然真的覺得挺有趣的。


 


        噢,她又何必在意那麼多還為此氣死自己呢?大家都能自己找樂子去嘛,或許待會有個順眼的人會跟她一起離開,或許她只要別想太多也能享受一下Shaw以前的生活……這說起來有點傷感,但她們可能本來就不適合過度安定吧?


 


        也許──


 


        當腦內的嫉妒與氣惱漸漸被某種近乎不顧一切的歡愉氣氛壓過,Root的前臂突然被狠狠抓住,下一秒就從那群人中被扯離。剛剛接過幾杯酒喝下的她一時間還沒能自跳來跳去的震動感中脫出,過了好陣子才發現抓著自己手拼命往外走的人是Shaw。


 


        「妳都還沒到法定年齡,那些看門的竟然敢放妳進去。」


 


        直到一路走來都因迷茫和暈眩而踉踉蹌蹌的她拐了一下險些跌倒,感受到手臂差點被抽離的Shaw才轉身扶住她。


 


        「我都不知道妳什麼時候那麼守法,別再開玩笑了。」與店內相較之下冷清又安靜的街道算是讓她清醒了些,Root不悅地低聲嘟嚷著並坐到路邊。她現在可真不習慣高跟鞋。「怎麼,無往不利的Sameen Shaw被拒絕了?」


 


        Shaw低頭看她,表情複雜地抿著唇,好半晌才坐到她身邊。


 


        「只有我拒絕別人的份。」


 


        「哦,也是,的確沒錯。」正在思考要不要把煩人的高跟鞋給脫了拎著回家或乾脆不回家,Root漫不經心地回道。她當然有別的地方可去,純粹取決於她想不想。「就這一點我真是深有感受呢。」


 


        「……妳去哪裡了?」


 


        而當Shaw再度這麼問道,Root徹底醒了。


 


        「我找不到妳就回家了。」看向雙手環抱膝蓋並刻意把頭轉到另一邊去的Shaw,Root開始覺得Shaw可能跟她一樣被氛圍影響所以真的喝了不少可怕調酒,可能……真的醉了。「原來妳是這麼在意別人有沒有追上去的人?」


 


        Shaw還是沒回頭,「不要追上來最好,我根本不想應付,但那是以前。」把臉埋進雙臂繞起的小小安全圈內,她醉得有點想吐:「是妳害我變成這樣,所以妳不能……不能讓我以為會有人追上來卻又不來追我,這樣不對。」


 


        呆呆望著Shaw彷彿被憂鬱壟罩的頭頂,Root遲了些才反應過來──這是在埋怨吧?換句話說,她因為喝醉而莫名變得坦率的愛人正在……撒嬌?真的?


 


        ──老天!這未免太可愛了!


 


        雖然很想說如果想被追上就別躲起來或走那麼快,還害她跑回家猛喝那些烈酒差點燒掉自己的胃,但Shaw顯然在意她到難以想像的境界,她根本都沒辦法再生半點氣。


 


        「妳為什麼問我是不是在地鐵站?」回想下午情況,再想想Shaw那通聽起來像在胡言亂語卻滿是重點的電話,嘴角不由自主上揚的Root感覺自己已經找到答案,卻仍然故意問道:「還有,他們都比妳更好是什麼意思?」


 


        能夠說出這些話的Shaw顯然醉得不輕,Root知道這時不問就永遠聽不到了,儘管她是明白的,但能親耳聽見不是更有趣嗎?


 


        沒抬起頭倒是張開手掌,「妳竟然從小到大都最喜歡那台機器,這點最糟,還說很喜歡Finch……」Shaw掰著手指一個個算了起來,聲音低低的,聽起來超級委屈。「哦、對,John,不要以為我沒看到你們在那邊擠眉弄眼的,而且,就連Fusco戳妳妳都沒躲開?妳當然只會在地鐵站。」


 


        對Root而言,這番顯然在抱怨自己不重要又滿是醋意的話完全等於她連想都沒想過會聽到的告白──她剛才究竟為什麼會覺得自己對Shaw沒有影響?她真是笨透了。可即使內心正為此歡欣鼓舞並尖叫個沒完沒了,她還是在Shaw露出雙眼看她時迅速斂起笑容。


 


        天啊。她真的不知道誰比較像孩子,但她真的得哄哄她不是嗎?




        ──非常認真地。




        「不,我最喜歡妳,Sameen。」沒想管這種舉動對她們來說是否過於溫馨,Root輕輕捧起Shaw的臉並專注地凝視著她,後者竟也難得沒閃避她的視線。「無論是什麼年紀的我,一定都只願意待在妳身邊,相信我嘛。」


 


        Shaw沒說話,只是看著她,眼神像在問「真的嗎」。


 


        就在這個瞬間,Root覺得自己大概真的沒滿十七歲,因為她非常少女地認為Shaw真是可愛到讓她想立刻把她扔上床──雖然普通少女應該不會這麼想──但她們還坐在路邊,所以她選擇吻她。


 


        承載諾言的輕吻隨即被加深,正當Root想著再這麼下去事情會變得難以收拾,Shaw就突然用力推開了她。


 


        Root一頭霧水,Shaw臉色鐵青。


 


        「我、我想──噁──」


 


        在吐得亂七八糟的Shaw身邊,不知該笑還是該哭的Root扶著她嘆了口氣。不過,至少今晚她知道了很多事,例如……Shaw很在意她,而且會吃醋。


 


        吃醋耶。


 


        她決定自己絕對要保留這段記憶直到變回三十五歲,到時候的Root肯定能抓著這個小把柄幫現在的她一吐怨氣。悄悄盤算著復仇大計,她向路人借了面紙替Shaw擦臉,然後讓Shaw罕見地癱在自己懷裡。


 


        閉著雙眼的Shaw仍在低聲呢喃,Root低頭看她,突然又覺得算了。


 


        ──其實她也捨不得就是了啦。


 


 








 


19. 生理期


 


 


        Shaw一向對自我了結這事嗤之以鼻,除去一直以來都沒什麼求死慾望以外,身為沒意外都要死了三、四次卻依然活下來的人,她好歹是有點愛惜生命的,因此認為自殺永遠不會是個好選擇。


 


        然而,若有些記憶注定無法被遺忘,那她真的得好好考慮一下。


 


        「如果妳再這樣盯著我看,我保證讓妳再也張不開眼。」


 


        對,她竟然沒忘記那些噁心的調酒有多難喝,也沒忘記自己莫名其妙一直抓著手機打給Root的事,更天殺的沒忘記昨晚在路邊都說了什麼蠢話,簡直超級該死。她很想強調那根本不是她自己想說的話,可總覺得話到Root耳裡都會自動被扭曲於是沒有解釋,但看看Root,這都是什麼該死的眼神?


 


        「別這樣,Sweetie,我真的沒有其它意思。」一早還活蹦亂跳的Root此刻卻縮在地鐵站內重建過的小房間裡,連說話語氣都變得孱弱,不久便把視線移開。「不,大概在妳殺了我以前,我就會先自己死掉了……」


 


        說起來也是Shaw自己不爭氣,畢竟若真不想被盯著看只要走掉就好,但她此刻就坐在小房間裡的床邊,還已經待了一陣子。像是這麼做就能好過些,第六次,Shaw很嚴肅地告訴自己,這是因為Root看來又要起變化了,不能再跟之前一樣放Root一個人,一切都是無可奈何,才不是她想待在這。


 


        「不舒服就安靜點,別說話。」


 


        「我也不想說話,但很不幸的,妳得讓我轉移注意力,很痛。」


 


        抱著肚子,臉色蒼白的Root在床上扭動了幾下以讓身體更靠近Shaw,後者則頓時陷入一種很想離開但又不行的狀態。為確認狀況,Shaw抬手觸上Root的額際,卻不如想像中熱燙,只有遺留汗水冷卻後造成的冰涼。


 


        「妳該不會是……」Shaw皺著眉,不太確定地偏頭:「……生理痛?」


 


        沒有開口,Root艱難地點了點頭,把身體縮得更小了些。


 


        完全不記得以前她有這種症狀,怎麼現在就有了?或者只是以前從未察覺?Shaw開始回想過去同居時的狀況,突然覺得這倒是有可能,畢竟Root最強的技能就是裝沒事,而現在……或許是這個年紀時還沒把它練到爐火純青吧。


 


        多少覺得這樣的Root有點可憐,「跟妳說話妳就會好一點?要吃點止痛藥嗎?」Shaw在內心掙扎了一下下後還是開口問道。


 


        「嗯……我想聽妳唱歌。」


 


        「……什麼歌。」


 


        「Kiss me,很好聽──啊,不如給我一個吻吧?應該會好得比較快。」




        不。Shaw無言以對地瞪著Root。她改變心意了。她現在真的很想揍她。


 


        發現極具指向性的殺氣,Root虛弱地笑了笑:「開玩笑的,別生氣,我以後大概還需要吃很多止痛藥,所以現在就不用了……也許這樣就行。」


 


        Root輕輕握住Shaw的手,而為了那句話沉默的Shaw並沒有將手抽開,就這麼任她握著。


 


        無事可做,安靜地在床邊待著,半晌,想起什麼似的,Shaw看向房間外面確定空無一人,再看向似乎已經入睡、呼吸因而顯得平順許多的Root。一切都是無可奈何。低聲罵了幾句,她搖搖頭。


 


        最後還是給了她一個吻。


 








 


 


20. 夢遊到了遊樂園


 


 


        Root做了一個夢。


 


        場景是一座大型遊樂園的入口,天氣很好,有很多色彩繽紛的氣球在藍得無邊無際的天空飄揚,而她在夢裡緊緊牽著Shaw的手。但是……手掌大小似乎有點不對?她低頭,仔細一看才驚奇地發現這個Shaw還小小的,也許只有十歲?臉倒是一如既往的臭。


 


        沒做任何確認,可她就是知道這個穿著格子襯衫與牛仔褲的孩子是Shaw。


 


        說實在話,她真的不太喜歡兒童,他們總是煩得要命,只有在任務需要時才會勉強自己接近他們。不過……如果是絕對不會哭也不會吵鬧的Shaw就能接受,她甚至覺得身邊這個小小的Shaw滿可愛的──畢竟是她的Sameen嘛。


 


        帶著安靜的Shaw買了兩張入場券,Root蹲下問她先想玩什麼,她則搖頭。


 


        「我餓了。」


 


        也是哦。毫不訝異,Root點點頭便拉著Shaw往販賣熱食的地方去。原來Shaw從小就很容易餓啊,她想著,也不管Shaw究竟想吃什麼就給她買了很多很多食物,甜的鹹的不健康的一應俱全,接著找了張空桌落座,安靜地注視吃相良好的孩子。


 


        「……妳不吃嗎?」吃東西時一直被盯著看感覺很怪,Shaw猶豫很久終於開口。


 


        「沒關係,我不餓。」微笑回應,Root只覺得她好可愛,很想養她。


 


        既然眼前的人這麼表示,本就不愛說話的Shaw也沒再問什麼,自顧自地吃,直到感覺肚皮脹脹的,食物卻還有半張桌子那麼多,她終於停下並直直盯著Root,像是希望Root能對她已經吃飽這件事心領神會,而坐她對面的大人確實察覺到了。


 


        不知如何處理剩餘食物的兩人乾脆起身離開座位,孩子偏頭想想,回頭帶走了棉花糖。這次,Root覺得Shaw會跟好自己,或許也不喜歡被拘束這事,於是沒有繼續牽著她,但她反而拉住了Root的衣角。


 


        「怎麼了?」以為Shaw有話要說,Root停下腳步詢問,孩子搖頭。


 


        Root偏頭想想,放緩腳步,一大一小就這麼在人潮裡悠閒走著。


 


        對所有遊樂設施都很有興趣的Shaw幾乎將它們玩了個遍,Root則總在下頭替孩子拿著棉花糖和大玩偶給的氣球。或許只有此時才真正像個孩子的Shaw在每次跑去排隊之前都會問Root要不要一起玩,實際上對設施不感興趣的她總是搖頭,說自己太老了不適合這些遊樂設施了。


 


        而另一個原因是,Shaw只要從特別刺激或容易令人暈眩的設施下來就會臉色發白,於是跟一起去玩比起來,Root認為自己待在下頭等著照顧孩子會更好。其實她也很容易不舒服,尤其是那些轉個沒完的設施,她永遠不可能明白人類為什麼要設計這些東西來折磨同類。


 


        直到剩下摩天輪時,孩子不再問她要不要一起玩了,只是默默地扯住她的衣角。


 


        覺得有些訝異,她揉揉眼睛,不太確定自己是否從那張小臉上看見沮喪,也不確定沮喪是否來自於被她一再拒絕,唯一知道的是Shaw不開心。於是她蹲下,扯扯小手,笑著問Shaw想不想一起坐摩天輪,原先還低頭踢著小石頭的孩子立刻抬頭看她。


 


        儘管Shaw沒有多做表示,可那眼神卻讓Root覺得就是這樣了。


 


        一手抓著氣球,Shaw在摩天輪上終於開始吃起棉花糖。她們正緩緩上升,而太陽正緩緩落下,Root不再盯著坐在身邊的孩子,倒是Shaw不住抬頭望向撐著頭若有所思的大人,覺得那頭棕髮被夕陽照得閃亮亮的,很好看、很暖和。


 


        「妳很討厭遊樂園嗎?」


 


        沉吟片刻,Root低頭:「或許吧,但跟妳一起就不覺得討厭了。」


 


        「嗯,我也是。」


 


        原來世界上還有跟自己一樣的人,而且這個人始終沒用看到怪物的眼神看她,一直讓她跟著,像她就只是個普通小孩,像這一切都再自然不過……這麼想著,點點頭,Shaw把棉花糖塞進Root的手裡,望著她咬下一口後露出微笑,突然認為遊樂園也算是個好地方。


 


        嗯……


 


        如果她有一天感覺到喜歡是什麼了,她一定會很喜歡她吧?


 


 








 


        Root做了一個夢。


 


        場景是遊樂園的出口,天黑了,街邊燈光漸次亮起,神情溫和的她將雙手負在身後,走在回家路上,腳步不快,很輕。


 


        而背上是累得睡著了的,小小的Shaw。














【END】


- - - - -



最後一題大概是這種感覺




# 第十六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只是莫名超想寫lap dance結果寫著發現會夭壽長又砍砍砍


    "我當然會解手銬但叫妳解好像更有趣""偶爾陪妳演演戲也行啦"


    跑去找一些影片做參考看到自己整個覺得我的天啊就關掉了


# 第十八題......真的很濫俗,但很想寫因為喝醉看起來可憐兮兮外加吐得亂七八糟的Shaw


    這應該可以平衡一下幾乎從小吃瘪到大的Root的心理...吧?


    反正我就是無可救藥地喜歡平平凡凡談戀愛((拖去埋


# 第十九題的 Kiss me (來自Sixpence None The Richer) 這首歌其實是第三題的事,


    那時不知怎地腦袋就蹦出這首歌,想說以後用得到啊這種甜甜的歌與歌名


    結果一直找不到地方塞這個坑...... Btw,17跟19都不是二十題裡的題目((掩面


# 第二十題其實寫在十九題之前,依然感謝  gigi318  提供了遊樂園的題目>__</


    跟原二十題中的"夢遊"結合了,想寫一大一小都不太說話還能一起玩這事,


    和Root揹著小小的Shaw回家的場景。 自己感覺暖暖的似乎很適合結尾。


    聽著Landslide中一次次的"I'll be there for you, you know"覺得要有BGM肯定是它了


    (是說原本沒想要寫小小Shaw,現在來這麼一下突然覺得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






之前一直卡在十七怎麼也動不了,結果發完上一篇隔晚就直接衝了兩題


世事難料......XD




Still,希望還有下次見/









雷点

个人肖根文雷点
一、肖根中国古风文。讲真肖根画风到底怎么能和中国古风搭的????这简直是天雷

二、肖根中国背景现代文(包括所谓高中文,背景完全采用国内的,不会写欧美高中生活的就换个梗,或者去做调查,别想当然硬掰)

三、POI成员名字代号在文章内全部中文表示

四、一方变性文(不包括ABO,哨兵向导等这种第四类性别规划),双方都变性我能当BL衍生看,妈的单方变性这TM已经完全是BG了吧。

五、真人设定但是没有设定AASS均未婚,而是双方或单方有家庭。
咱好好的萌个CP就别没事诅咒爱豆家庭不和睦之类的了吧。双方设定都未婚还能是平行世界,特么一方结婚或者双方结婚还勾搭的,你是觉得AASS像婚内出轨的不道德人士,还是像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这种设定的人对AASS是爱她们还是恨她们?是祝福她们的幸福家庭还是咒她们早日离婚啊。所以,作为一个三观正常的共产主义接班人,私设两人未婚的真人狗粮我吃的很开心,别的,抱歉,对我来说出轨和小三都要打死。

六、文章设定肖根一方情深不寿,一方只知道暴力,或者一方简直就是倒贴的付出,一方几乎无动于衷,理由是二轴。二轴…我轴你一肘子,这个小逗比只是述情障碍吧!二轴是她误诊啊啊啊,看到了513后,谁能说她二轴?以及root就算付出也不是只会倒贴。

玛德智障

每次投票都是这个屌样不和谐,也不想想当事人有没有希望你们这样投票。
角色只是一时的几乎没有一个演员希望自己的角色定型在同性恋演员这个相对狭隘的定位上,哪怕是已经快40的18线演员,她们让我们高兴是一回事,咱们不能做出影响名誉她们的事。
这次让我想到了当初yes or no的tiamo组合,也是个别粉丝不理智,从小事变成AT粉撕逼。
现在Lofter是怎么了,不是有看不懂人话的在别人楼下撕逼,就是天天挂这个写的垃圾,那个写的垃圾。
说实在的你特么觉得别人写的不好不会直接拉黑啊,瞎BB啥,对方又没求你看,有这个闲功夫你怎么不考虑一下拯救世界啊。
而且对比肖根的文笔,你们看看隔壁的歌手超模cp文,那边才是大规模ooc不知所谓文的高发区,也没看别人天天撕。
还有,我觉得现在有些个粉就是有病!一方面觉得同人作者单方面对你的爱豆不好虐了,一方面自己又觉得虐另一方爱豆是正常的,特么双标的都要精分了。一些人在文内的评价完全让我想到了小朋友只能感受到母爱的磅礴。而看不到父爱的隐忍。

最后,有病就吃药,别觉得自己脑残天下无敌。
这么热的天瞎TM扯BB啊。

求文

求一篇文是肖根的剪刀手爱德华AU,Shaw是剪刀手,Root是个小孩子,结局是Shaw自爆救了狗男男豆豆和小根,然后小根长大了一直在试着回复Shaw的程序…求作者名字或者文章名字

等等,这是什么神展开。。我就让你们自我放飞了一下你们两个居然分手了!!!还有shaw的心情那里为什么我好想笑。。。以及shaw你到底说了root什么啊!!

23333恭喜同居4年半的SHOOT组终于结婚。顺便岳父啊。。我站锤攻!

POI之异星殖民地,这是在参加RF的婚礼,SHOOT组太傲娇了,还不知道啥时候结婚,都未婚夫妻同居好几年了。。。这些童年和成年的背景设置是我能找到的最相近的了。。就是Harold的有点不太合适。

【推广向】ao3 tag系统是如何划分的

Traaaaaaa:

拿ao3的poi串下的tag作为参照。


首先打开文章列表,可以看到tag在标题下方是优先显示的,这一点可以说是避雷最重要的一点。而在lofter上标签是打在文章最下方的,所以如何正确的打标签就成了问题。




把他们的前十tag筛选全部展开可以看到是这样的。





1*评级tag


 


Ao3上分级分别为G级(大众级)


T级(青少年级以上)


E级(明确成人向)


M级(成人向)


N级(未分级)


 


2*警告tag


No Archive Warnings Apply    无特殊警告
Creator Chose Not To Use Archive Warnings   作者没有使用特殊警告标签


Graphic Depictions Of Violence  暴力描写


Major Character Death   主要角色死亡
Rape/Non-Con 强(和谐)奸/双方非自愿发生性关系


Underage  未成年性行为




3*分类tag


M/M  BL


F/F  GL


Gen 无CP


F/M  BG
Multi 多元向
Other 其它




4*fandom tag


出现涉及作品,不赘述



  • Person of Interest (TV) 


  • due South


  • The Avengers (Marvel Movies) 


  • Leverage


  • Supernatural


  • Escape Plan (2013) 


  • Angel: the Series


  • The Sentinel


  • Skyfall (2012)


  • 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





5*角色tag


出现人物tag



  • John Reese


  • Harold Finch


  • Sameen Shaw


  • Root | Samantha Groves


  • Root (Person of Interest) 


  • Lionel Fusco


  • Joss Carter


  • Bear (Person of Interest)


  • The Machine (Person of Interest) 


  • Zoe Morgan





6*人物关系tag



  • Harold Finch/John Reese


  • Root | Samantha Groves/Sameen Shaw


  • Harold Finch & John Reese


  • Root & Sameen Shaw


  • Joss Carter/John Reese


  • Root | Samantha Groves & Sameen Shaw


  • Harold Finch/Grace Hendricks


  • Zoe Morgan/John Reese


  • Carl Elias/Anthony Marconi


  • Harold Finch/Lionel Fusco



&和/所代表的意思不一样,&是友情亲情向,/则是搞对象的关系向,划分很严格。


在日圈斜线代表严格的攻受划分,有人甚至可拆不可逆,但在ao3上斜线无攻受代表,以首字母先后顺序为准。




7*附加tag



  • Angst 焦虑,痛苦,其实就是虐。


  • Fluff  甜饼


  • Alternate Universe 平行AU


  • Hurt/Comfort 伤害/安慰,有点类似angst


  • Humor 幽默


  • 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基于以确定的关系


  • Crack 恶搞崩坏,这个我没怎么看过,似乎是写high了搞出来的文


  • Romance 浪漫关系


  • Friendship 友情向


  • Crossover 与其他作品的交叉





打tag的规矩很多,此处就不在一一提出来,希望ao3的tag可以起到做参考完善tag的作用。


tag在划分不完善的lofter上是避雷的一大关键,相信很多人在自己cp的tag下看到雷,拆cp,无关话题都是不舒服的,所谓的tag礼仪正是如此,多一点尊重少一点任性虚心接受意见,皆大欢喜。




以上,粗制滥造,有错误或关于tag的意见欢迎提出。